网站首页 馆情简介 国画展销 美术教学 书法展销 美术超市 馆展浏览 联系我们  
今天是: 2021/12/7  星期二
展  讯:
    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
贯中通西 融古铸今--艺术大家王乃壮的国画成就
 1/1 

      乃壮先生是清末书法、篆刻大家、西泠印社创始人王福厂之孙,父亲曾任国民党中央银行副总裁,母亲亦是名门之后。良好的家庭背景使王老自幼就受到熏陶,六岁时他便开始习书作画。然而,这样的光景不长,随着抗日战争的爆发,王乃壮先生开始了一段颠沛流离的生活,逃难、失学、流浪伴随着他的童年。尽管童年饱受战乱之苦,乃壮先生的梦想却从未改变。战争一结束,他立即报考了刘海粟创建的上海美专。提起这事儿,王老风趣地说:当时因为学费昂贵,我每次先付一半学费,另一半只好赖账,所以至今我还欠刘海粟10担大米钱。说着王老开心地大笑起来。经历过童年的苦难、文革的磨难,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始终保持着乐观、通达的人生态度。

 

山野禅居

 

      先生的画室和斋名,无不显示出一种神秘色彩。在他不大的客厅、画室和居室里,摆放着各种质地不同、大小不一的佛像和佛头。近年来,他创作的画作、佛像和禅意山水画占的比重很大。尤其是画上的题字,几乎都是禅语。他的画室名曰山野禅居,为张仃先生所题。不知道的人以为他信佛,他告诉

      笔者:我并不信佛,但我喜欢禅学中的哲理。

      许多年前,他对石窟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,足迹遍及敦煌、麦积山、龙门、云岗等著名石窟,从中感悟到佛像的永恒之美。但石窟艺术并非人人都能看到,如果把它画下来,变成绘画作品,便可让更多的人欣赏佛窟之美。

      王老很早就研究禅学,故书斋名山野禅居。所藏菩萨佛像无论从材质、还是造型,都不相同。从镀银、青铜、铸铁、楠木、陶瓷、汉白玉到石头的都有;站立、打坐、侧卧、舞蹈,千姿百态,美不胜收。而韦驮、头像、供养人、陶俑、四羊方尊、石笋、汉瓶等更是玩味不尽。我惊奇地问王老如何搜集到这些藏品?他说,因为喜欢画佛教题材,故很留意各种佛像造型,以便从中受到启迪,激发创作灵感。作者:手语者

 

一朵美丽的花——介绍王乃壮的画

 

      在古今中外的艺术作品中,花朵总是被普遍描绘、镌刻的题材。不论是在古代中国的铜镜上,或在波斯绢制的书页上,也不论是在欧洲十九世纪静物油画中,或在近代中国水墨花鸟画中,都各以它们不同的工具、材料和特殊的技巧表现出花朵的美丽。确实,花朵在人们生活中常常是象征着昌盛、幸福、友谊、欢乐和情感的寄托。

这里介绍的是一组水墨粉彩花鸟画。这水仙、荷花、睡莲、玉簪、芦草、竹叶,和其他不知名的野花,都不是孤立的一株标本,也不是中国传统花鸟画中像是从窗口望去的一枝剪影,更不是插在瓶里摆在案头的一束,而是生长在水边或长满青苔的泥土中、石缝里;盛开在阳光下、暮霭或细雨中,有鹧鸪、鸬鹚或蜻蜓、蝴蝶栖息飞舞其间,饱含生命充满活力的花卉。这就是它们的特点。谁要是曾经在生活中仔细观察过、亲近过这些给人以美感的植物和小动物,谁就会喜爱这些画。

      任何一种花都是在特定的环境,特定的条件下存在的。它的美反映在我们头脑中总是和其它事物联系在一起的,如在绿荫和褐色泥土的背景上衬出那洁白的花瓣,如荷花下面的波光水影和浮萍,如茂密的草丛中发出的幽香,如小鸟在枝头的律动,如全篇色彩明暗对比形成的调子的音乐感……我久已渴望把它们凝驻在画面里,如今,它们在这位画家的作品里出现了,使我惊喜。它们给人以丰富的联想和遐思,给人带来愉悦和满足。

作者王乃壮,一个不太陌生的名字。比起近代著名的有成就的老一辈艺术家来,他算是年轻的。然而李贺写出不朽的诗篇是二十几岁,莫扎特谱出《安魂曲》是三十几岁,王希孟画出那幅载入史册的《千里江山图》还不到二十岁。比起他们,王乃壮已经走过了更长的生活道路。

      他生长在旧时代的中国,十二岁失学,流浪在江南一带,终于找到自己喜爱并愿意为之献身的事业画画。为此他付出了辛勤的劳动,在作品完成之前和作画过程中,都会有更大量的大胆探索的牺牲品。他追求内在的含蓄的东西,他说有些作品是:初观之,刺眼醒目;再观之,一览无余;三观之,则已望而生厌了。正如他所追求的,在这些近期的作品中,有的精致典雅,有的粗犷浑厚,但都是那么深沉耐看。

生活永远是艺术作品创作的源泉。作者在几年前由于工作在郊区的农村,长时间地和土地、野花和小动物亲近,因此产生了创作的激情,这是最主要的。然而从生活升华到艺术,却还需要吸取多种前人积累的艺术实践经验,借鉴他们的成就。

      作者开始是学西洋画的,爱读杰克·伦敦的小说、狄德罗的哲学散文,爱听贝多芬和肖邦的音乐。直至有个偶然的机会向老画家李苦禅学习中国画,又看了潘天寿的画,这才逐渐悟到中国传统绘画的妙处,常常后悔自己的觉悟太迟了。后来林风眠的个人展览会又给了他很大的冲击,水墨加粉彩开辟了中国画技巧的新天地,唤起了他对过去自己熟悉的西方技法融合在中国画里的共鸣。近几年又出现了黄永玉的中国画,使他狂喜:又是一次发展啊。他的这些初吐芬芳的花鸟画,就是吸取上述诸人在艺术技巧上探索的成果进一步发展而得来的。他确信:当一个艺术家能把自己所有掌握的东西都发挥出来时,他的作品才能达到一定的高度。我希望作者将更进一步扩大他的视野:生活的视野花鸟以外更丰富的题材,和艺术形式的视野掌握更多可以发挥的东西。

      花朵是美丽的。王乃壮的花鸟画也是一朵小小的美丽的花。无数万紫千红的艺术花朵,在我们民族的历史长河中将永不凋谢。 作者:罗裔纬

 

心境交融——谈王乃壮的人物画

 

      多年不见王乃壮兄。最近读到他的画,真有士别三日的感慨。

      对艺术的追求,总要经历各种境界,这种种境界,是经过阅历和修养,参悟得来——“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

      乃壮的画,是现代人的画,有现代人的阅历、修养例如传统和外来绘画的一切基本功等等。但他又不同于一般时人的画,这是由于他有自己的入门路数和参悟心得。绘画这门艺术之所以呈现出五花八门、各显神通的风格,也就是由于每一位艺术家都有着不同的心路历程和心得领悟。最近看到王乃壮的一幅水仙长卷,深叹他的白描手法和构图布局的精巧,说明他近年勤奋用功的岁月,并不白过。

      曾看过他最近的画册,突出的是他的人物画。乃壮和所有的中年知识分子一样,经历过世情世态,读书行路,接触过许多人物。在和各种人物的接触中,产生了喜、怒、哀、乐、爱、恶等等。这,使乃壮扣开心扉,有了触发,进入自己的玄解。作画也和参禅一样,要有玄解,不能执着。五代法眼禅师,看见一位老住持一意在明悟自心,且在自己的庵中门上写个字,窗上写个字,墙上也写个字。老庵主到处写字,被法眼禅师看见,便说:门上但书字,窗上但书字,壁上但书字。法眼禅师点醒老庵主,要领悟平常心是道,不要做表面追求,还是实实在在地去认识和理解,这才是明心见性的不二法门。乃壮的人物画,观音是观音,高士是高士,他绝不会画个普普通通的人物,千人一面,却贴上老子过关东坡赤壁的标签,就像窗、门、墙壁,都写个字,只是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  王乃壮画弘一大师李叔同像,绝不只是有须有发的老头,而是慈祥、智慧、清癯、绝俗,并且深深抱着自渡渡人宏愿的一位当代高僧的造像。首先是作者通过外形,读到内心,了解到他的学问、修养、品质等等,再用虔敬的崇仰和功力足到的笔墨,把它表现出来,因而产生感染力,达到完善。对于这样一位戒行十足、才情卓越的尊宿,能用精练无多的墨线,透过自己的心灵再现出来,我们说:这才是心境交融,比真实更深一层的人物画。因为它不但表现了主题的外在,更重要的是刻画了主题的本质。晋代大画家顾恺之,早就认为凡画,人最难,他认为画人物要迁想妙得以形写神,只有达到这个境界,才是心境交融,才不至于画一个猥琐老头,而贴上标签曰:弘一法师

      “凡画,人最难”——顾恺之把人物画的甘苦,一语道破。

      回头再看乃壮所画弘一大师像,随意作两笔眉毛,似皱非皱,配合着微合的一双慧眼,似乎洞察整个宇宙,眼神蕴藉而澄明,更使人联想到他的深邃。苏轼说:传神之难在目。这正说明此图构图之妙。挺直的鼻官,似乎代表了世间一切正义、坚刚;唇部表情微妙,似悲悯,似微笑;零星散乱的胡子,显得潇洒出尘;而高高的颧额,正是代表具足无上般若的智者的法相。这些细致表达,也正是禅宗常说的抓着

乃壮又以率真、隽永的书法,写下弘一大师像赞及他的发愿文。书画都妙造自然,更加增加了禅的气氛。

乃壮的人物画,用线日趋老辣,造型严谨,结合东西方绘画之长。他自己在不断参悟中,已经得到处,走自己的路。这正如高峰原妙禅师的法语:若具者(这)般操志,即是到家消息。如人上山,各自努力。为此,我为之合十礼赞。作者:任安云

访山野禅居主人王乃壮

 

      《北京晚报》上多次拜读王乃壮的随感杂文,有感而发,多涉时弊,文笔朴实,间用家常俚语。一次见面,我开玩笑地说:乃壮兄,你弃画从文,快成晚报的专栏作家了。他也笑嘻嘻地答道:不写白不写,写了也白写。话中有话,说出了部分杂文作者的无奈和悲哀。可我认为,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是杂文和漫画的时代,从取材上说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,真所谓一抓一大把,遍地是黄金。但是写了画了又能怎样?难怪乃壮要自我调侃道写了也白写

王乃壮并非专业作家,写文章只是他的余兴之余。他的正业是教书,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西方美术史。教书之余,余兴之一是画画,余兴之二是写字,余兴之三是收藏(古玩佛像),因此作文吟诗只能说是他的余兴之余了。

得识乃壮兄有年矣!得识的因缘是现代书法,引荐人是现代书法学会的秘书长许福同,福同还带我上他家里拜访过一次,在他家观摩他的收藏。他的收藏中,印象最深的是佛像,他收藏了那么多历代各种材质的佛像。当时以为收藏佛像,只是他的一种癖好,看了最近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画展,知道原来这些佛像,也是他创作的素材和写生的对象。

      据我所知,王乃壮举办画展筹备已久,我也很想全面认识一下乃壮的画。199888日,他的画展终于在中国美术馆开展了。我躲过了开幕日,避开了熟人朋友,一个人悄悄地在翌日傍午走进了他的展厅,一幅一幅细细地看了起来。真不简单,想不到乃壮竟是一位多面手,人像、佛像;细笔、粗笔;没骨、白描;泼墨、泼彩;十八般武艺无所不会,而且中西融合,以西润中。其中最令我欣赏的是,那卷水仙白描长卷和十多幅佛像。

展品行将看罢,才发现乃壮兄端坐在展厅一角,赶快前去祝贺。我问他何以画起佛像?答曰,缘起读弘一法师传。李叔同早年献身艺术教育,中年遁入佛门,看破色相,献身宗教事业,成为佛门一代大师。我虽不是佛门信徒,但对神圣的佛教殿堂自来就有一种神秘感,自从参拜观摩了敦煌莫高窟、云岗石窟、龙门石窟后,佛教题材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,也使我从花鸟题材创作的某种困境中摆脱了出来。他还告诉我说,他画佛像,不是以一个佛教徒的心态,而是以一个普通人的心态来塑造佛的形象。正如他的好友柯文辉在前言中所写的澄怀画佛,即写良知。忘悲忘喜,破执破痴……”写佛像,实际上就是写人像。旁观者破除了对佛的颤颤谨谨,不敢越雷池半步的创作心态,对一个艺术家来说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当然也要有一个度,过犹不及,狂涂乱写,也会亵渎神灵的。

      为出一本专集,请王乃壮画的自画像早在一年前就已画得,并在像上题了他平生最得意的一首诗作,诗曰:人生听雨如意事,扫清万缘山寺中。残壶烹茗燃败叶,广交禅林山野人。

      好个广交禅林山野人,要知道这些禅林僧人、山野村夫,不知什么时候也会进入他的佛像题材的丹青粉本。 作者:沙漠渔人

王乃壮 羚羊挂角老罴出林

 

      乃壮是我的健在老同学、老画友了。志同道合地在美术界闯荡到古稀之年,弥足珍惜,当他整理个人的回顾展时,我作为一个知情者想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  王乃壮的画经历了他的三部曲,即传统中国书画西洋油画、水彩中西合璧的墨彩画。这也可以说是他所经历的三个阶段,我想他所回顾的,也应该是这三个阶段吧。王乃壮出身于杭州的翰墨世家,他的祖父王福庵是一代治印大家,乃壮自幼濡染翰墨,虽说是艺术的启蒙教育,但打下的是中国艺术的地基。青年时代的乃壮学于刘海粟、徐悲鸿,画出一笔漂亮的油画、水彩画,被清华大学的梁思成和戴念慈选拔为该校的美术教师。乃壮尤其喜爱高更的油画,对西方绘画学派的理论及多变的画坛,他都进行了研究。他有点像李叔同的突然参禅悟道一般,忽然得到了一些悟解,从此甩开了油画颜料,向水墨画皈依。他从李苦禅学习写意花鸟画,真是佛家善于变相,如同羚羊挂角,无迹可求的画手。

乃壮的最后皈依,是他自己开辟的园地,水墨与粉彩交错的墨彩画。他用这种画法,既画花鸟,也画佛像,画山水也画人物。乃壮笔下所写的乃是一片野逸与禅心,这种禅心来自于大自然的观察与写生的大量积累。如他笔下的《林间夜月》与《古寺飞瀑图》,只是写心中的灵境,已经毫不考虑到用什么方法,使用哪种技巧了,而其中又精炼了多种绘画和名作,比如高更、毕加索、徐渭、虚谷、梁楷等中西画家的影子。从绘画形式上看,也说不清他是从油画、水彩中来,还是从中国画、水粉画中来。他是个多面手,技法上五花八门,很难定性在某一种样式上,所以我说他真是羚羊挂角。羚羊被猎人追急了,用角挂在树枝上,猎人于是乎看不到它的存在了,而这正是王乃壮的画。你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及哪家笔法画的,因为他本身已高挂在树梢上了。

       徐悲鸿改革中国画时,提出了彩墨画这一名词,而我对王乃壮的新作称之为墨彩,这是因为王乃壮是以墨为主调、以彩为辅助的。若以西洋画技法而论,乃壮是深谙色彩冷暖变化原理的,然而乃壮的绘画观念变了,这些已远远满足不了他所追求的元气禅气,甚至是野逸气。十余年前我在光明日报上撰文,就强调绘画的野逸性。为何不去画洋房和汽车,而去画那茅房、老牛和毛驴,不画城市而画山野,这就是绘画的意象,是注重野逸的,而不是看重现代化。

      如今的乃壮,已是年近八旬的老翁,我劝他说:挂角挂到何时,不如老罴出林,亮一下你的禅气和野气。这次展出的山水画朝朝不见日,岁岁不知春是属于石涛所说的野战法画成,笔苍墨茫,三淙细流,如佛家灌顶,看到觉得世界清凉,说明他既可以拟古似古,又可与西方的某些前卫新潮相衔接。有时我看到乃壮的骨子里仍是很古典的,但艺术的无情规律是创意,而不是模仿,所以乃壮宁肯俯首学古学洋,放眼于高更、塞尚,却不愿意随着行为主义的前卫派呐喊。北京能有这样一位既不是盲目单纯回归古典,又不去画一些不可解的中国谜语画的人,实为难得! 作者:向往蓝天

 

发布时间:2014-10-31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更多要闻


版权所有:黄河美术馆              网站设:东营远见网络公司            备案号: 鲁ICP备06039442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