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馆情简介 招展启事 国画展销 书法展销 馆展浏览 联系我们  
今天是: 12/14/2018  星期五
展  讯:
閬撳惉閫旇
藏品萃华 | 具生意之全 得造化之巧 ——沈周的《花鸟册》

    沈周(1427-1509),字启南,号石田,58岁后号白石翁,长洲(今江苏苏州)人,与文徵明、唐寅、仇英合称“吴门四家”。沈周出生于安逸的家庭,受过良好的教育,一生无意追求官宦仕途,始终过着闲适的隐士生活。他以诗、书、画闻名吴中。其画格率出诗意,笔下山水、人物、花竹、禽鱼悉入神品。由于他画名太盛,乞其画者常充牣堂寝,其画“片缣朝出,午已见副本”(明祝允明语)。

    沈周的山水、花鸟画尤其受人推崇。在花鸟画方面,沈周擅长写生。明代董其昌在《题沈周〈写生花鸟〉卷》中就盛赞他道:“沈启南徵君写生为一时之冠,陈白阳、王酉室诸公瞠乎其后矣。”沈周传世的花鸟画作品很多都是以写生花卉、果蔬、家禽、水产等为题材。现藏于苏州博物馆的沈周《花鸟册》,即其写生作品的代表。此《花鸟册》为纸本设色,共十二帧。前两帧为文徵明题写的引首隶书“石翁墨妙”四字,后十帧为绘画—— 一帧画乳鸭,其余每帧画花卉、果蔬一种,计有红杏、辛夷、芍药、蜀葵、百合、秋海棠、雁来红、芙蓉、石榴九品。册中钤“白石翁”印,据此可知该册为沈周后期作品。对于自己后期的创作状态,沈周曾自言:“余早以绘事为戏,中以为累,今年六十,眼花手颤,把笔不能久运,运久苦思生。至疏花散木、剩水残山,东涂西抹,自亦不觉其劳矣。”(《沈石田自题画册》)此时,沈周作画已不复追求规度点染了,而是更加注重运笔的速度,视作画为游戏,“随物赋形,聊自适闲居饱食之兴”(《石渠宝笈续编·沈周写生》),追求对生活趣味的表达,作品整体风格偏向于写意。

    沈周喜用纯水墨或浅色、淡墨作花鸟画。此《花鸟册》两种画法兼而有之,风格比较淡雅。以“秋海棠”(见图一)一帧为例,画家以淋漓明快的水墨来描绘本应显得嶙峋的湖石,以浓淡相宜的落墨使湖石的棱角显得比较柔和,令其褪去了湖水冲刷的痕迹,附着上浓浓的生活气息。海棠的叶片全用设色处理。画家以深色描画叶骨,再用渐次变化的浅色进行铺染,使色彩随水分晕开,水重则色浓,水轻则色重,让叶片的造型和向背全依水分的控制而定。花朵的点染最为精彩,纯用没骨法绘成,一笔间既使色彩的浓淡立显,又逼真地捕捉到了花朵盛放的姿态。相比秋海棠的潇洒描绘,“芍药”(见图二)和“黄蜀葵”(见图三)两帧的表现则显得工整了许多。同是用没骨法,画家对“芍药”一帧中的淡红色花朵的处理则更注重对其自然结构的体现。花瓣的层次划分清晰,色彩的浓淡变化更为明显,立体感也更强,花朵显得工整简洁又灵动明秀,延续了沈氏中前期花鸟画的风格。画家采用白粉涂绘的方式表现芍药。因并未过多注重于花朵的结构,因此笔法要轻松活泼许多。两朵芍药在色彩和表现技法上的不同,也为画面带来了几分生意。而“黄蜀葵”一帧的工整则体现在富有秩序感的长线条上。无论是叶片还是花朵,画家均先以圆润的长线勾画结构,而后再填色。花叶设色清浅透亮、不重不腻。乳鸭(见图四)是全册描绘的唯一家禽。鸭头部偏大、脚掌肥厚,略带调皮地斜视画外,憨态可掬而又怡然自得,笨拙而又稚气未脱。除了鸭喙和鸭掌之外,画家对鸭身的外形结构几乎不用线条勾勒,全以墨点点画成形,笔断而形意不断,具生意之全。鸭身上的羽毛用湿笔水墨描绘,笔触短粗、落笔疏松、由重而轻,于浓淡之间灵巧地表现出羽毛的蓬松状态和层次变化。浅淡的鹅黄设色明快透亮,与水墨搭配使用,呈现出强烈的色差变化,更增显了鸭子的立体效果。其他各帧也各有风貌。整套册页弄笔捕趣、神采翩翩,透露出闲适与清雅之意蕴。

    沈周的《花鸟册》所绘花果、杂品,均是日常生活中的常见之物。一方面,此类题材扩展了花鸟画科自宋、元以来流行的梅兰竹菊、枯木竹石等传统题材,为后人打开了作画的视域。另一方面,此类以写生为主要创作方式的作品,将日常生活艺术化,作品饱含温情,传达出一种崭新、闲适的审美情趣,打破了花鸟画科长期以“黄家富贵、徐熙野逸”两种画风为主导的局面,引领了画坛的新风貌。


图一


图二


图三


图四

来源:中国书画报

发布时间:9/20/2018
版权所有:黄河美术馆              技支持:东营远见网络            鲁ICP备06039442号